• 晚上去好久没去了的食堂,南方那个奇特的窗口又开始卖香椿炒鸡蛋了,我自然得买一份。

    边吃着我就开始怀念以前的那些吃食起来了。

    开春后上屋后的小山挖刚刚从泥土里长出来的新鲜竹笋,生着吃,炒着吃,炖钵子吃,满口香。

    椿树开始发芽长叶时费尽好大力气从高高的树枝上摘下嫩嫩的芽炒鸡蛋吃,当然得是香椿树,臭椿就算了。

    山上茶树开花之后茶树上长的茶苞,生吃是甜的,炒肉也好吃。

    菜园子里野生的马蹄菜,我爱那个有点酸酸的味道。

    南瓜藤新长出的茎和叶子,切碎后多炒,多放点汤,拌饭。

    红薯藤,洗干净后切成很短的小段后和青椒红椒一起清炒,好看也好吃。

    7、8月份池塘里菱角的茎,也洗干净,用开水泡,去涩味,然后同红薯藤的做法一样,比菱角要好吃一百倍。

    田头掰的野生的“gaobu”(我不知道这种植物的书名),生吃也是甜的,要是妈妈不急着炒一般都会被我和我妹生吃完。

    夏天时候的肉类当然就会多了起来,

    池塘的水干得只剩薄薄一层之后,和小朋友们去稀泥里抓困在泥里的鱼。

    去小溪的石头缝和螃蟹洞里翻小螃蟹,有时候会碰到水蛇……

    傍晚陪隔壁关系好的叔叔阿姨一起去池塘田边放抓鳝鱼的竹篓,第二天再去他们家吃鳝鱼宴。

    藕大多是冬天挖的,可是夏末从池塘挖起来的藕生吃真的是特别的甜。

    偶尔,邻家的伯伯能抓到一条蛇,吃蛇肉是要在院子里吃的,所以夏天晚上在院子吃就特别的爽。

    偶尔,爸爸能从刚从屋后小山上下来的朋友手中买到一支兔子。

    还有小舅舅在自家的小池里养的蛙,二舅舅在家里电死的老鼠。

    不要说残忍,不要觉得恶心和恐怖,你吃了才知道有多么好吃。

     

    我真觉得我很幸福,作为一个农家娃。

    我真的很想念我的那些吃食。